小和靖

他像是一道光。
红往‖果奶‖深海‖林秦‖卿萱

一袋糖(全剧)

再马一次

抹茶慕斯:

电视剧里的果奶糖


全剧已扫完,如有缺漏不负责




一袋糖








第4集




“长生到府里?”


“婚约?”


“我和长生竟然有婚约?”


“小仙鹤,你知道吗,当年的那个小道士,竟然和我有婚约?”


“他现在长什么样呢?”




第5集




“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呢。”


“在下陈长生,国教学院学生。”


“……陈长生?”


“嗯。”




“师妹今天的心情,真的很不错。”


“也许是因为,今天看到了一道很美的风景吧。”




“既然你已经忘了我,为何还要出现在我面前?”


“人生恍若初相见,多希望你我就停留在初见的时候。”




第6集




“其实,我小时候也遇见过一个会喷火的小姑娘。那时候我很佩服她,还让她帮我烤鱼吃。”


“那……这些年,你有想过她吗?”


“有啊,她烤的鱼有一种特别的滋味,我一直都忘不掉。她离开以后,我就再也不吃烤鱼了,因为那种特别的滋味,我只想跟她一个人分享。”


“也许,她也是这么想的。”




“你跟我说的那个小女孩儿,她烤的鱼是什么滋味儿的?”


“这个要说实话吗?其实那条鱼烤糊了,非常非常难吃。”




第8集




“初见姑娘。”


“长生?你这是怎么了?”


“我刚刚不小心落水了。”


“你过来一下,我来帮你。”


“哎,烫烫烫,远一点。”




第9集




“还有,今天遇到你很开心,也是实话。”


“刚才遇到黑袍,被他轻易地破了阵法,你有没有害怕?”


“他只是碰巧才破了我的阵,我为什么要害怕?”


“哦?真的不怕?”


“真的不怕。”


“不怕就好,他马上就要来了。”


“糟了糟了,赶紧走。”




“……小容儿?!”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我还知道更多。”


“比如呢?”


“比如,你喜欢吃鱼,不喜欢吃肉,你喜欢春天,不喜欢下雨天,你喜欢养花,但常常养死,你喜欢穿浅色的衣服,不喜欢戴首饰,喜欢吹埙,不喜欢弹琴。”


“……今日三更,奈何桥头相见,我有话问你。”




“长生。”


“想不到,初见姑娘就是当年的小容儿。”


“我也没想到,多年后的相遇,竟是如此。你变了。”


“我是变了。我们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两个小孩子了。”


“当年的快乐,好像从未消散过。”


“那些日子,无忧无虑,真的很好。”


“其实,退婚的事……”


“退婚的事是我不对。其实,我早就想退婚了,只不过突然发生了很多事,耽搁了。”


“你……你喜欢上了落落?”


“当然不是。”


“那……”


“有容……我就要死了。”




“当年你没有让我死掉,现在,我也绝对不会让你离开的。”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你想退婚可以,可是现在不行。什么时候等你改命成功了,再来退婚吧。”


“这些年,你还是没变。”




“长生。”


“小容儿!”


“看你风尘仆仆的,是有什么急事吗?”




第12集




有容与秋山君,只有同门之谊、兄妹之情,未存夫妻之想。


有容幼时,已得祖父定下百年之约,持婚约者,便是当年祖父承诺之人。




第15集




“若是动真情,就会被反噬,难道我会动情?”




“也许,我应该去探探天凉郡。”


“容儿,你要自己一个人去吗?我担心魔族……”


“没事,我会和秋山师兄同行。”


“秋山君,他……可靠吗?”


“他是我的师兄,我自然是信得过他的。多谢你的消息。”




第16集




“你刚刚,是不是在想徐姐姐?”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你先说是不是嘛。”


“我是想她了。马上就要大朝试了,这次考试对我很重要,她又远在千里之外,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她一面。”


“……你看上回你入狱,就是她专门找到证人把你给救出来的。”


“原来是她?”


“嗯。不过,我觉得她心里的负担太多了。”


“她就是这样的人。肩上背负了太多责任,不敢轻易放下。”




“我们可以先回神都,先找到那个女子的下落再说。”


“回神都?你该不会是想回去见陈长生吧?”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第17集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圣女,你觉得陈长生这个人怎么样?”


“傻人有傻福。”




“他做到了。”


“有容,陈长生对你而言,真的只是报以旧时之恩吗?”




第18集




“但是有一件事,我要事先告诫你。不要离徐有容太近。”


“为什么?”


“她是修大道之人,和你不是一个世界。如果你靠她太近的话,会伤了她。”


“大道三千,修炼随心,我只顺心意而为。”




“有容,我刚送走陈长生。”


“陛下对他如何?”


“生了不小的气。这家伙也真是,什么都敢说。”


“他就是这样的真。”


“有时候就觉得,你们俩都一样,骨子里倔。”


“他都得了榜首,你还对他有偏见啊?”




“忘了恭喜你,院长大人。”


“我只希望你我之间,不是什么院长和圣女。你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容儿,而我,还是那个陪你一起钓鱼的小道士。”


“夜里寒露重,请回吧。”


“她不像小时候那么容易亲近了,难道跟她修炼的功法有关?难道圣女,就一定要清心寡欲?”




“如果这次凌虚阁改命失败,我就会去找徐有容,好好过最后的日子。”


“我不许你去找她,那只臭凤凰有什么好的?你陪着我和落落不好吗?”


“这个……好像不同吧。”




第19集




“一说让你去凌虚阁,看你这高兴的。”


“哪有,我只是为长生高兴。”




第20集




“退一步说,如果我真的出了事,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也安心。”


“我曾经想过,如果我改命不成功,那就和你,轰轰烈烈地爱一场,哪怕我去死,起码曾经爱过。这个世上,还会有人记得我。”


“我不会让你死。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不想死,但是我必须面对现实。我无法移动命星,就无法阻止体内的星辰之力。你看看我的左臂,没有新的机缘,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不会的。我们再想想办法。我不许你这样消沉。”


“最后的日子,我想和你在一起。”


“你不会死的。我去求圣后,不,我去求教宗,一定会有办法的。相信我。”




“他就要死了。我可以毫无顾忌的对他好。”


“不,我只不过是想报恩而已。不可动情。”




第22集




“我不允许你伤害陈长生。”


“你对他的痴心真是让人感动,我最恨有情人终成眷属。看着你们生离死别,才是最痛快的。”




“有容!”


“长生……我是不是快死了?”


“不,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先给你疗伤。”


“不要。我现在懂了,你为什么会拼上一切也要选择改命。”


“你先别说了,我的血才是你的药。”


“不要,我不要你前功尽弃。”


“你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参悟成功。”


“所以我们辛辛苦苦才换来的改命成果,我不要你浪费在救我这种小事上。”


“这怎么能是小事呢?!”


“长生……”


“有容!有容!”




“莫姑娘,有容是为我而伤,黑袍用毒之术诡异莫测,我是真的担心她。”


“莫姑娘,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抱有偏见,可是人命关天,求你让我见见她。”




“容儿,你曾说过,要陪我一起走择天之路,难道现在,你要抛下我,一个人先走了吗?”


“眼睁睁地看着致爱离开,就算有这一腔热血,就算能够改命长生,又有何意义?”


“陈长生你给我住手!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我当然要。有容她对我来说,比命还重要。”


“以我这滴长生之血,解你永夜之毒。醒来吧,容儿。”




“你为了解我的毒,到底耗费了多少?”


“我大约,命不久矣。”


“那你还在做什么?”


“我只是想找一找,有哪些典籍是我还没有读过的。或许里面会有一些记载,关于续命的记载,现在哪怕是多一天的寿命,也是好的。”


“好,我帮你找。”


“……容儿,别找了。你知道,我自幼熟读道藏三千,这些书,我早已烂熟于胸。没有一本是我没有读过的。”


“难道这些书里,就没有任何改命和续命的办法吗?”


“所有的方法,我都用了。从西宁镇到神都,从凌虚阁到天书陵。从下山起,我就一直在寻找改命的方法。这就是命。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面临死亡。我猜你也没有想过。所以,不管希望多渺茫,我还是会努力的。我不会放弃。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能死吗?”


“为什么?”


“因为我不信人之命由天定。”


“我信你,我会陪你一起找到办法的。”


“谢谢你。”


“那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扭转我未来的命运。但至少有一个心愿我应该去完成它。”


“什么心愿,我陪你完成。”


“我想再回山里去,看看我的师父,师兄。其实,如果真的有一天我敌不过命运,但我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可以跟我最亲最爱的两个人告别。”




第23集




“你看,这就是我们当年一起走过的路。”


“我记得。那个时候,你经常给我抓鱼。”


“你还说呢,那时候你烤鱼,烤的我一脸都是灰。”




“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错怪你了。”


“原来,那些年我都在自言自语。”


“所以,你并没有不理我,大家都误会了你,我也一样。其实你并不冷漠,也并不骄傲。”


“对你,我从来都不是。”


“容儿,我不知道原来你有这么多心事,这么多的信,一定写了很久吧。”


“嗯……我一直写,一直写,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的回应。”




“这地方可真美。”


“容儿,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了,我希望被埋葬在这里,这里有一切我最美好的回忆。”


“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就算我最终输给了天,无论如何,我都知道,我从来没有向命运屈服过。就算我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我知道,我会尽力的。”


“这就是我喜欢的你。”


“我这一生,虽然短暂,但却又很美好。我喜欢这个世界,那么多的色彩,那么多的声音,那么多有趣又可爱的一切。如果说,真的有什么遗憾的话……”


“你遗憾什么?”


“如果可以逆天改命,我一定会好好的,追求我心爱的女子。”


“你心爱的女子?”


“一只……天上的凤凰。”


“那你知道,那只凤凰在想什么吗?”


“想什么?”


“她在想啊,谁要什么长生不死,百年千年的相依啊。要是真的喜欢,从现在的每一刻开始,就应该好好地把握才对啊。”


“现在明白凤凰的心了吧。”


“嗯。热烈的爱过,比活的长久,重要多了。”


“还记得汗青神将吗?太宗陛下说过,向死而生者,很难死。”




第24集




“长生,我看你最近的气色越来越差了。”


“还好,等我们拿到周园的钥匙,一切会变得越来越好的。”


“我给你擦擦汗吧。”




第25集




“回禀陛下,虽然这次凶险,但终归是找到了周园的钥匙,没让魔族得逞,真是万幸。也多亏了陈长生,才找到了周园的钥匙,否则,只怕更是艰难。”


“你念念不忘提到长生的功劳,怕我不奖励他吗?看到你,经常会想到我年轻的时候。”


“陛下……是想念太宗陛下了吧?”




第26集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星图找到的。你也要小心。”




第27集




“容儿?终于找到你了。”


“你也中了孔雀翎?你等一下。”




“既然没有人从日不落草原中活着出来,我们就算是错了,和南客一起同归于尽也不错。”


“我可不想同归于尽,我可不想变成大周的烈士,躺在陵园里供后人参观。”


“你就喜欢开玩笑。”


“我说的是真的。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和心爱的人一起变成老头老太太,每天斗斗嘴,这样的日子,更适合我。”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背你吧。”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


“你呀,不要太勉强自己了。”




“其实我并不想死,可是如果你改命不成功的话,陪你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你不会死的。你忘了,我的血以前可以救你,现在也一样可以。”


“自从我沐浴龙血之后,也就只有孔雀翎这样的神兵利器才能伤的了我,你不用为我担心。你有我。”




“周园的出口就要打开了。”


“你先走,我再撑一会儿,给其他人留点时间。”


“你觉得我会独自离开吗?”


“容儿,我不想你出事。”


“虽然现在我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但是我很清楚,就在此刻,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你生死与共。”


“嗯。你我生死相许。”


“不离不弃。”




第29集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在神都见到你,你就是这样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可是现在,圣女狼狈的样子,却没有人见过啊。”


“在你面前,我只是徐有容,而不是什么圣女。”


“如果这里不是魔族的地界,我真想在这儿住下来,每天都能看到真实的你。”


“那以后我都让你看到我真实的样子。”




第30集




“你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你不告诉我,我才更担心。”


“我们……还有多久?”


“整整一辈子。”


“来生就不要我了?”


“本来这一次我以为会死在周园,你看,老天爷对我们真好。”


“嗯,这应该是天意吧,我修的本是无情大道,讲究的是断情绝欲,境界深处是无情。而现在,和你多相聚一刻,就赚了一刻。”


“那你这般大道,却动情又动义,将来……”


“大道通天,将来自有所悟。情到深处,难不成就不是大道了?”




“无论如何,为了小容儿,我愿意放弃逆天改命。”




“你是不是为了我?”


“近日你最好不要动用真元,免得我白费功夫。”


“长生我不想你为了我——”


“这是为了我们。相信我,会有新的出路的。”




“有时候,真希望你能够抛下我,自己返回神都。”


“你休想抛下我不管。”




“这么难吃,你怎么还能说好吃啊?”


“你给的东西都好吃。”




“我背你吧。”


“不用了,没关系的。”


“来。”


“我真想一辈子,都这么背着你。”


“我可不想让你一辈子这么背着我。”


“我在想,这也许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我担心把你放下来以后,我就会这样失去你了。”


“我告诉你件事啊,路呢是没有尽头的,所以我们会一直走下去,想走多久,就走多久。”




“这个世界是平衡的,凡是得到就会有失去。你修炼大道,将来会继承大阵,会获得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但却不能爱上别人,否则会被反噬,你准备好承担这样的后果吗?”


“就算功法尽失,我也愿意承担这后果。”




“长生,你看,这是魔族特有的朱颜果,三年才结一次果实,最是甘甜,你快尝——”


“很甜。”


“长生……”


“虽然我没有味觉,但是我能闻到它的芬芳,也能感受到它的细腻多汁,所以我知道它很甜。”


“对不起……我忘了,你尝不出味道……”


“容儿,你知道吗,有你陪在我身边,我每天,心里都像被甘露浇灌一样,甜得不能再甜。”


“但是……”


“你知道吗,有的人,一生只能遇到一次,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但这样的人,我却每天都能陪在她身边。所以我的人生,真的非常非常幸运。”


“……我也是。”




第31集




“我要救陈长生,我别无选择。”




“容儿,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尊你为圣女了。”


“因为我很无趣吗?”


“嗯。”


“……”


“开玩笑的,是因为你的睿智。”




“不要声张,我不想让长生担心。”


“师妹!你命都快没了,你还在乎他担心不担心的?你原来是何等聪明的人,可是现在为何如此犯傻?你就算这么做,他活下来了,你却送了命,这又是何苦呢?”


“如果让你做选择,你是选择痛苦的活着,还是满足的死去?”


“什么?”


“这是我的选择。我纵然是死在他前面,总归,我也少些痛苦。我决定了,陈长生若死,我也不愿独活。”




“师兄,对不起。有容此生最无法偿还的就是情。所以请不要再对我花那么多的心思了。”




“我已是将死之人,眼下进入五感渐失的濒死之期,对外感知已日渐失去。将死之际我会离开有容,因我深知,她若确信我已死去,必不愿独活。我希望你能够尽你所有的能力带她离开这里,返回神都。”




第33集




“你刚才没事吧?”


“我没事。但愿长生能够脱险。”




第34集




“我和师兄想的一样。陈长生的性命至关重要,可是偏偏有些卑鄙之徒,生来喜欢暗箭伤人,所以,不得不防。”




“长生,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如果我当时有更多的证据,证明你的清白,你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也许,是和你并肩作战的时候,也许,是和你相依在凌虚阁的时候,也许,是和你相遇在雨中的采药,或者,是你我再次重逢,你抱我在怀里的那一瞬间。”


“不,我想,是我小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


“那时候的我,一直昏迷不醒,内心充满了恐惧,我害怕自己再也无法醒过来。可我还是醒了,我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你,浑身散发着光芒。”


“我爱你长生。”


“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因为你是我生命里的光芒。”


“所以,你什么时候才肯再一次醒过来呢?什么时候才可以再次照亮我身边的黑暗?”


“醒过来好吗?”




第35集




“既然我在这里,长生自然是逃了。”




“有容,你这又是何苦呢?”


“那师兄你呢,你又是何苦?”


“你怎么就不明白,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


“所以,我也只是为了他。”


“为了他……你为了他,甚至不惜和我为敌吗?”


“别说和师兄为敌,就算是和天下为敌,那又如何?”




“有容,是你帮你陈长生逃走了?”


“是。”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你们俩动过手了?”


“是。”


“为了阻止他追陈长生?”


“是。”


“如果现在朕去追陈长生,你也会跟朕动手吗?”


“有容不敢。”


“哼。”


“但是……有容不得不敢。”


“好一个圣女,好一个凤凰儿。”




“长生,现在你应该已经离开神都了吧。对不起,我现在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




第36集




“还给我。”


“你告诉我,为了炼制这些丹药,究竟又耗尽了多少真凤之血?……这会让你的功力倒退,甚至损伤你的寿元啊!”


“这是我的选择。”




第37集




“有一件事,你是知道的。”


“什么呀?”


“我这辈子,只喜欢一个人。”




“你在念着他吗?”


“难道陛下没有吗?”




“刚才我看到的那一幕,那是什么,是未来会发生的事?”


“小容儿,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上次生死离别后,我好挂念你啊。”




第38集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的心思啊。”


“知道又怎么样,我们又不可能在一起。”




第39集




“小容儿,你告诉我,难道命运真的是无法更改的?我终究还是逃不过必死的宿命吗?”




“长生,我刚刚收到消息,徐有容被圣后关押在天书碑中。”


“有容被关了?!”




“本来我是不打算把徐有容的事情告诉你的,如果你们继续留在白帝城,我还可以保护你们。但如果你回到神都,那就很难说了。我念你对我妖族有恩,所以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陛下刚才说的话很有道理,有时候想太多确实没有用,还不如顺从自己的心意。我的选择,只有一个。”


“好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可惜我那个傻女儿啊。”




“父亲,如果给您重新选择的机会,您还会送女儿去圣女峰吗?恐怕您依然还会坚持……”


“女儿也是一样,如果从头再来,我还是会选择陈长生,一辈子都不会变。”




“陈长生,居然有胆量回来。”


“有容受难,长生不能不来。”




第40集




“有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就不能好好地、本本分分地做一个山里人?”


“有些人,有些事,把他逼得让他无法本分,你说是吧,师兄?”


“我从来就没有故意要针对他,是他与魔族不清不楚,自甘堕落。”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总之信也好,不信也好,你们这一别,恐怕再想见面,也就难了。你辛辛苦苦用真凤之血为他炼制的那些丹药,估计也全都浪费了吧。”


“你自便吧,我跟你没有什么话可说。”


“没什么话可说?为什么你就是不懂我的心意呢?这是你的桐弓,圣后把它交给我,真是可笑,所有的人都希望我们才是一对神仙眷侣。”


“所有人?太可惜了,这个所有人里面,偏偏不包括我。”


“我把自己放低在尘埃里,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开始,一直到现在,我的心从来就没有变过。可陈长生只是小时候跟你有一份情意而已,你居然为了他跟我说你没有什么和我好说的?我们十几年的情意,居然敌不过这区区数日的光阴?”


“每个人都会在某一天,遇到自己的一生所爱。在那之前,不管他遇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经历过什么,都只是在等待。”




“生当长相守,死当长相思。”




“如果圣后拿圣女的性命威胁你呢?望你早做决断,迟则有变。”


“来人。”


“什么事?”


“麻烦你通知圣后,就说陈长生愿意交出星图,不过有一个条件,先让我去天书碑内,见圣女一面。”




“容儿!”


“长生!长生……”


“你的伤怎么样了?”


“我没事,放心。”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




第41集




“他的确是心细,总是能比别人想得更多。”


“我倒是希望它能为自己多想一点。”


“长生因为他的病,经受了太多的苦难。”


“在我小的时候遇到他,是我病得很厉害,差一点就死了,幸亏有他救了我。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他身患绝症,只知道整天缠着他,让他陪我玩。”


“我们一起玩过很多啊,我们一起做竹蜻蜓,一起烤鱼,玩累了就一起坐在大树上吹埙。”




第42集




“这棵树,就要枯死了。”


“长生。”


“生老病死,命运轮回,万物自有生灭。虽然知道这一点,可每当看到生命逝去,永不回头,还是会感到悲伤。”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生命本就是薪火相传。来年春天,自然会有新的幼苗发芽。”


“说的也是。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又会在哪里。”


“自然是和我在一起。”


“如果有来生的话。”




“师妹,你对他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是时候该放手了。”


“绝不。”




第43集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每次想起她,就会感觉心很乱,好像有很多情绪,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空空的一样。”


“你有我。”


“是啊,有你在我身边,我可以微笑着去面对一切。”




第45集




“我问你,和有容,相处得还好吗?”


“还好,我们两个挺有默契的。”


“看得出来。不过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可别总想着打打杀杀的,女孩子总是希望自己的心上人在乎自己,你要学会讨人家的欢心才行。”


“这……我试试看吧。”




第46集




“怎么样了,身体好点了吗?”


“好多了。圣后出手治了我,马上就要痊愈了。”


“真的?”


“傻瓜,当然是假的了。”


“你干嘛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这样不好吗?如果一个人身患绝症,在他濒临死亡的时候还能开玩笑,就说明他活得还算快乐呀。”


“你这是在自夸吗?”


“对啊。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没有爱错人,你的心上人在直接面对死亡的时候,也还是微笑着的。”




“如果真的有一天,我要死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对吗?”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哪怕你身归星海,我也会亲自把你拉回人间。”




第47集




“好吧,那我们一起来查阅典籍。希望以我们二人之力,可以找到破解之法。”


“有容,你同意我维持星阵了?”


“但是你要答应我,要好好保护你自己,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容儿,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等你啊,你进宫见陛下了?”


“嗯。”


“在我面前,不需要强颜欢笑。”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能够体谅她的无奈,但心里还是会失落。”


“不失落,才会奇怪。我从小就被送到圣女峰修炼,不像平常人那样可以在父母身边长大。好不容易回次家,父母都对我很客气,也很生疏,还不如师姐妹们亲密呢。”


“虽然我有师父和师兄,可是每当想起父母,还是会伤心。”


“不管怎么样,责任和身份都是后天赋予的,母子亲情是天性,所以长生,你不用因为不能坦然地面对陛下而感到自责,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了。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会埋怨抛弃自己的父母,我相信陛下一定会理解你的。”




“你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吗?”


“没有。”


“那你看什么?”


“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


“因为你好看。”




“你醒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我就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你知道的,我最惜命了。”


“长生……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因为我要跟你白头偕老,不止今生,来生,生生世世都要如此。”


“嗯。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失约。”


“我从来都不骗你。”




第48集




“长生。”


“你醒了?”


“对不起。”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我只是想帮你……”


“我知道。但我更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地陪在我身边。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嗯。”




“答应我件事。”


“你说。”


“活得自私一点,不要让你心爱的女人伤心。”




第49集




“你没有话对我说吗?”


“对不起。”


“我不要听什么对不起。你答应过我什么?”


“现在的局势你也知道,我不去,就会有更多的人死去;我去了,也许有一线生机。容儿,你会理解我的。”


“我不理解。你凭什么抛下我之后,还要让我理解?我不会让你去的。即使毁了星阵,我也不会去让你送死。既然我也可以控制星阵,星阵也需要我的血,我一样可以祭祀星阵。”


“不,这是我多年前未完成的使命。”


“你不要再说了。我追求的大道,不允许我站在你的身后。”


“我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


“我要和你一战。如果我赢了,你就让我去。”


“你知道我不忍伤你。”


“谁说你一定能赢啊?”




“容儿,谢谢你,把我看得那么重要。”




“长生为何而死,我很明白。我不会让他白白死去。长生所守护的,我终将为他而守护。”




第50集




“你认为真的有人会为了你连命都不要吗?”


“她会。但我不希望她来。”




“你曾经说过,至死都不回放弃改命。我猜,我就是喜欢这么固执又认真的你。”


“我也会陪你固执又认真下去。”


“至死,都不会放弃。”


“长生,我想你。我相信你不会放弃的。”




“我和长生生死相许,请前辈成全我们。”


“小姑娘,这么不惜自己的性命来到这儿,就是想陪着他一起去死吗?”


“长生不可能就这样死掉,他是要逆天改命的。”


“要是改命不成怎么办?”


“身化劫灰,不改初心。”


“好福气啊。你身边有这样的红颜知己,应该好好珍惜。”


“我是来接长生回家的。”


“回家?容儿,你忘了吗,我已经死了。”


“不是这样的。你还没有死。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我要带你的神识回去。”




“长生你醒过来啊,你不是答应过我吗,你会活过来的。你不准骗我。长生,长生你醒过来,你醒过来啊。你不要留下我一个人走。长生,你不许骗我,你说过的,你会活过来的。我真的好想你,我好想你啊……”




“容儿。”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你真的回来了……”


“嗯。”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你不会留下我一个人走的。”


“你不舍得的,对不对。”


“我当然舍不得你。”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


“你说的。不许骗我。”


“这个世界,有你真好。”




“生命真是妙不可言。”


“这个世界,值得有勇气的人流连。”


“值得我们彼此流连。”


“我刚才,真的好担心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傻瓜。这个世界有你,我怎么可以不再回来。”


“如果有一天,我……”


“你去的方向,就是我追随的方向。”




第52集




“你是要……刺杀教宗?这么难得的机会,可以向教宗讨教武道,如果错过,未免太可惜了。”


“好,我们已经一起死过,不怕再死一次。”




第56集




“魔族内乱,你这个教宗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再添一把火。”


“你果然不是一个正经教宗。”


“还请圣女多指教。”




“从此大家就要天各一方了。”


“只要生活在这篇星空下,总会有重逢的一天。”


“陛下会看到,就算没有星盘大阵,我们一样可以守护这片土地。”


“在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需要每个人都奉献出自己的力量。她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治理大周的事,就交给师兄吧。”





评论
热度 ( 91 )
  1. 小和靖抹茶慕斯 转载了此文字
    再马一次

© 小和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