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靖

他像是一道光。
红往‖果奶‖深海‖林秦‖卿萱

【林秦/校园】手术刀与小龙虾 25

真的是太感慨啦QAQ也是看的第一篇林秦文

四夕毕:

25.


2015这年发生了好多事儿。这一年的秦法医变成了秦科长,林警官变成了林队长。这一年大宝同志调任回乡,完成了当年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理想。


这一年,也是两个人分居的第一年。


林涛感觉有光影从眼皮上掠过,于是从睡梦里醒来。他躺在被阳光晒得暖烘烘的地板上,睁眼就看到秦明细细的脚腕子。


两条光裸干净的小腿在他身侧时不时走过,擦过阳光,皮肤上形成深浅不一的光影,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让人想到少年时代的充满蝉鸣的夏天。


秦明已经快30岁了,他声音变得更低沉,手指变得更有力,肩膀变得更坚实,无论从什么角度看,似乎都是个沉默又可靠的男人了,但是他的腿还是很像个男孩子,那种十四五岁的小男孩。


林涛迷糊着,眨了眨眼睛,手背极轻的拂过他小腿。
秦明猝不及防,给吓了一跳,转身往后挪了两步。


林涛看着他,懒洋洋的笑。


“快起来。”秦明看他醒了就走过去,拿脚尖碰碰他。“地板你就不觉得凉么?”
“不啊。”林涛打了个哈欠:“很暖和。”


林涛多年如一日的喜欢地板,有时坐在那打游戏,有时抱着秦明耍会儿流氓,有时也会直接睡着打个盹。
他睡觉的时候,秦明估摸着他差不多睡够了,就会去他旁边走走,要是人快醒了这动静就能把人叫起来,要是没反应就让他继续睡。


林涛也奇怪,怎么老是一睁眼就能看见这双腿呢?


“起来,收拾收拾,把自个儿行李搬车上去。”秦明低垂着眼看他。
“嗯……”林涛随口应了一声,很明显是在想别的。
“诶宝宝,电视上外国小男孩套在腿上的袜子,菱格的那种,感觉你穿会很好看。”林涛看着他细长小腿,挺来精神的。
“不穿。”


秦明懒得理他,回身看了看打开的行李箱,想有还什么要装的。
“我买了。”林涛干脆道,拿着手机戳戳点点。


“……”秦明扭头去看他,皱着眉头烦道:“我不穿,要穿你自己穿。
“哎呀就是袜子嘛,玩一下嘛……”林涛不太走心的哼哼,眼睛还盯着屏幕。


“林涛你最近越来越变态了……”秦明低声嫌弃他,冷着脸又往行李箱里扔了件厚衣服。


“没有。啧啧啧,你在想什么呢……袜子嘛,正常穿的。”林涛拖长语调,有意掩盖。
“哦,什么时候正常穿。”秦明心说信你就有鬼了。
“……”林涛心虚的调转目光,又转回来,干笑道:“晚,晚上穿?”
秦明一点也不想理他了,简直越来越得寸进尺。


他去床头柜里翻双飞人的药水,看见里面一匝红绳想起点不堪回首的事来,简直想给林涛两刀子。
用力地把抽屉合上,把药水给他丢行李箱里,再次催林涛:“快点起来,晚上还有事,过去还要再收拾。”


林涛不玩手机了,但也不起来:“不想走……”
他低声嘟囔。


秦明语气淡淡的:“别装啊,林队长。前两天不是还死活要搬过去住么。”
“不是……我这不是想让你睡个好觉么,我那电话老吵你。”


林涛也十分无奈。这其实还有两个人睡觉姿势的关系,林涛也是最近一两年才发现秦明是搂着他睡的。


估计是睡着了翻身又翻过来,手就搭在他胸前,手指还无意识的勾着他衣服。额头有时候抵在他肩膀上,有时候挨在他颈窝里,是很亲昵又依赖的姿态。
林涛时常夜里有电话,秦明又睡得轻,他这边一动他就给弄醒了,往往是林涛还没清醒的时候,姿势就已经遭到了破坏。
他还是某天失眠才知道俩人夜里是怎么睡得,当场给萌了一脸血。


第二天说给秦明时,秦科长送给他一个冷漠的眼神。


林涛后来在调休的时候还专门晚睡了一次,拍照存证。第二天举着手机给秦明看证据。


穿着睡袍的秦科长双手叉腰,无语的左右半天,果断就打开了嘲讽技能:“想不到没空刮胡子的,倒有时间拍床照啊?”
“…………”不是咱能不心口不一么,有本事别脸红啊。


林涛有时想想觉得秦明实在太好玩了。


两个人手机都不能关机,但是林涛后来发现自己在夜里被突然叫起来的次数远比法医要多,这就不好玩了。秦明睡眠本来就不好,晚上一被吵醒,后面基本就不睡了。


林涛为了两个人夜里能好好睡觉,跟秦明提过买房子的事。虽然秦明多次表示没有关系,但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重。


“唉……”林涛十分心塞地长叹口气:
“宝宝。”他叫他。
秦明抬眼看过来。
林涛冲他招手:“过来我看看脖子。”


秦明把箱子扣上,就走过去。坐在林涛身侧的地板上,弯腰趴在他胸口,把自个脖子后面送到他眼皮底下去。
他没想那么多,只是为了让林涛能看到,但这个动作,实在是很像蹭着人的胸口撒娇,林涛心一软没忍住嘴贱,手在他后脑勺上摸了摸:“哎呦,好乖。”


秦明反应了一下,立刻就要起来,林涛赶快按住:“没有没有,不闹了,快让我看看脖子。”


秦明默默翻了他个白眼,安静的趴在他胸口。林涛躺着,一垂眼就能看见他脖子后面。


这是前两天的海边浮尸案,现场勘察秦明在水库边上蹲了一上午外加一中午,水边太阳毒,他身上有衣服,手上有手套,低着脑袋就脖子露在阳光下,回来就和他说脖子疼,一看给晒得蜕了层皮。


林涛低头看了看,皮该掉的都掉完了,露出晒伤后的皮肤来。
“啧,以后再遇到大太阳,就穿那种连体的防护服,能挡一层是一层……还疼么?”
“嗯。”秦明应了一声,不太走心的摇了摇头。很老实的趴在林涛怀里不动,像是睡着了。
林涛枕着自己的手,顺了顺他后背,两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呆了一会。
一刻之后,秦明把他从地板上拽起来。


林涛买的房子对一个人来说太大了些,显得空荡荡的,地板木色偏冷,干净而冷清。
林涛一边归置一边念叨:“唉,咱俩辞职算了,不想上班。”
秦明听得好笑,不由摇了摇头也不理他。


“咱什么时候能退休啊。”
“退了休你估计就不想在家待着了。”
“啊?为啥?”
秦明笑而不语。


林涛咂咂嘴,忍不住笑:“老秦,我觉得你有时候怎么这么肉欲呢,啊?这样不好你知道么。”
“滚。”


两个人在十月的落叶里收到了来自b君的邮件,是学校110周年校庆的邀请函。
于是在快30岁这年,两个人又站在了绿荫茂密的校中路上。


秦明不再穿着白衬衫,林涛不再穿着作训服。严谨西装和冲锋夹克虽然看上去似乎还是格格不入,但两个人无声走过这一段路的姿态,倒是默契又搭调。
林涛低下头笑了笑,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


“你笑什么。”秦明问他。
“不知道。”他说:“秦明,我不知道。”


他过了会儿又说:“像做梦一样,我当时坐在这个体育场里,就坐在那儿。”他伸手指了指:“那时候喜欢你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坐在这里发愁。可是现在,你就在我身边。像做梦一样。”
他说着,又低下头笑了笑。


太阳落山,灯火璀璨人群攘攘,秦明看不清体育场的凳子,但身边人内心微妙的喜悦感,倒是很清楚的传递过来。


主会场搭建在操场上,两个人向东慢慢悠悠的走,路过荷花池。晚风里秦明停下来,指了指池边:“我在这里,推过一个人。”
“什么时候?”林涛一脸震惊。


“你走的那天,去部队的时候。”秦明说:“他一直唱着让人很难过的歌。”
“……”
林涛无声大笑:“那也不能推人家啊。”


“水很浅的。”秦明在他腿上比划。“就只到这里。”
林涛没办法地摇摇头,忍不住去揽他的肩。


秦明想把他的咸猪手拿掉,结果这回甩得不是很成功。林涛的手又滑倒他腰间,搂着人很不要脸的去亲了一下,高高的鼻尖挨着他整齐的鬓发。
秦明还没说什么,一个人就挤到他俩中间来。


大宝愤慨道:“我看见了什么!我都看见了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又对我们大神干什么!”
他冲林涛比划。


“……天都黑了好么,诶你别嚷嚷啊。你怎么就没看见他刚刚摸我腿啊。”林涛扶额。
“你怎么一直阴魂不散啊。都调走了还能当电灯泡,你老婆呢?”林涛这才想起来,这货是个调走的人了。


“领着儿子去吃小吃了。唉,孤家寡人啊。”他比两个人都低点儿,结了婚变得更胖了些,很故意的站在两个人中间,把俩人分开。


秦明瞅了林涛一眼,嘴角噙了丝笑意。


大宝这个呆瓜脑袋,和他俩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才发现两个人的关系。还是那天去林涛办公室找他,秦明和他两个人在说事情,都背冲着他,他就看着林涛说着说着手就很自然伸下去,揉了揉秦明屁股……


不是同事之间开玩笑地那种动作,倒像是无意识的习惯性动作,跟玩似的拍了两下又捏一把,手劲不小,看得人十分脸红。秦明正低头沉思,显然都没注意到这动作,也是一副很无动于衷的模样。
作为已婚同学的赵大宝面红耳赤,瞬间就悟了。


……然后他就一直致力于标榜自己是娘家人,有空没空地就去当电灯泡。


“b君呢?”林涛问。
“体育场上等着呢。”大宝道:“我们b君也是大神了现在,今年评副教授呢。”
“嚯,行啊。”林涛看着秦明笑,又低头看了看大宝:“诶你能不能不要走我们俩中间,你要想挨着老秦,你让老秦站中间啊。”
“不。”大宝嘚瑟道:“我不,你俩大学的时候就天天挨着,工作了还挨着。不腻么?啊?”


林涛朝后一看,说:“诶?林纾?大宝说他跟你待久了特别腻。”
“老婆我没有!!”大宝泣血大吼,吓得立刻回头。


后面几步远,两两三三的大学女生十分警惕的看着他。
“林涛!”大宝眼看被诓,倍感丢人,怒发冲冠要揍林涛。


林涛一面挡,一面就绕到秦明那边去,贱兮兮的乐:“诶?看到没有,不要,站在,我和老秦中间!”
“你幼稚!你无耻!”大宝义正言辞,转头就对着秦明:“老秦我给你介绍一个不无耻的。”
“……算了,没牙比较温柔,不会碰到。”秦明微微挑眉,大度道。
林涛:“……哈哈哈哈哈。”


大宝一愣,片刻后反应过来,被大神的黄腔震慑得怀疑人生,哭着跑去找老婆了。


“完了完了,我们纯真的大宝同学绝对被蒙上了阴影啊。”
秦明凉凉的瞅他一眼,把他黏在自己腰上的手拎起来,放掉。
“……”


操场上临时搭起的舞台占了很大一块空地,人声嘈杂。晚会八点开始,时间还没到,背景屏幕上在放一些学校活动的视频,还有不少孩子们自己录的祝福视频。年轻鲜活的脸孔一一出现,又一一远去,青春时光随夏夜离去,这些影像倒是历久弥坚。


“作为大一届的学长们,有没有什么想对新入学的学弟学妹们讲的啊?”音响里飘出这句话来,显然是切换到了下一个视频里。


“……食堂的菜里,常常有些炸的焦黑的葱花,这没有关系。但是有的葱花不但黑,还对称,那你们就要多看一眼,很有可能是压扁了的苍蝇。”


看着屏幕的人群哄笑。


林涛本来都没注意屏幕,只看着人群在找b君。听到这个豁然抬头,惊诧道:
“老秦!”他叫。


秦明立在他旁边,此时双手插兜,静静看着巨幅屏幕。


屏幕上有他和林涛。
那是近乎十年前的他们,那时,两个人还没有在一起。


时间久了,录像颜色都有些模糊,没那么鲜亮,像一段稍稍褪色的时光。时间的这头,林涛与秦明一个抱胸一个插兜,挺拔的站在一处,与少年时代的他们,遥遥相望。


那时是刚刚开学,林涛还没开始训练,身上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认真看人的样子,能使人想起青春里关于美好的一切。


屏幕上的男孩子,带着微微善意又腼腆的目光,微笑着认真道:“恋爱要趁早,学习要搞好,不然对象什么的,可能真的没有。”


人群的笑声里夹杂那个男孩子真帅的小声八卦。


秦明看着那张稍显稚嫩面孔,忍不住感慨的,低头踢了踢草坪。
或许没有人会知道,他想,刚刚那个男孩子,从那时起,就一直站在他身边。


他想到这里,心脏像被是人温柔的拢在手里,轻盈又柔软,像是只吃饱的小动物。


远处有人走过来,冲他们招了招手。
“大神。”带着眼镜的b君叫他,他看上去稳重了很多,是个儒雅又沉静的学者模样了。
“教授好呀。”林涛打趣他。
“快别酸我,评个副教累死累活。”b君笑道:“看见了吗?我专门翻出来的。”


他望向屏幕。


“谢谢。”秦明说,很是真心实意。
“客气。你俩这脸,此时不放更待何时,看见没,看屏幕的人都变多了。颜值即正义!”他握拳振奋道,骨子里还是那个捧着漫画的家伙。
b君自觉十分满意,左右看看,觉得少了大宝。于是把座位指给他们,道:“你们先去坐,我去找大宝这孙子!”


于是又只剩了两个人。


林涛看着他,笑了一笑,伸手道:“请吧,秦科长。”
秦明看他一眼,与他一起,并肩汇入人群里。
他们都不是什么大人物,他们是无数普通人中的一员。历经苦难,拥抱幸福。


林涛像自己年少时所说的那样,很早就找到了喜欢的人,然后一直一直和他谈恋爱。


后来在秦明所有值得怀念的回忆里,就都有了林涛的影子,他懵懂的青春里,漫长的生活里,跳动的心脏里,都是林涛。


记忆中的少年,笑意像是某种珍贵的璀璨之物,闪闪发光,怀揣着炙热的爱意穿过命运向他走来。


在漫漫余生里, 与他并肩,照亮前行之路。


END.


lo: 手术刀与小龙虾就在这里完结啦 跟大家说再见 谢谢你们来看这些故事  我知道有很多人是从第一章就一直跟到现在的  大家一起隔着网络共同度过了一段珍贵的时光 这篇文更新实在是不快 中间出了个深海本子 三次元里过了个年 我知道等待是很辛苦的  所以诸位……承蒙不弃


写小龙虾的时候 是我刚把深海写完 也算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真的不止会捅刀 我还会发糖 嗯  然后我就想写一个开开心心谈恋爱的故事 我觉得剧里林秦二人相识已久颇有老夫老妻的既视感  就想写写剧中时间线之前的故事 他们是如何从陌生人 变成老夫老妻的恋爱过程  唉秦萌萌真可爱


我也是一个很难喜欢东西的人 能和大家喜欢上一个cp  真的算是缘分 愿你们也想文中的老秦那样 找到相爱的人 在生活里相互扶持 并肩前行


谢谢你们留给我的红心和评论


大家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下文再见


手术刀与小龙虾                                         
        完

评论
热度 ( 1163 )

© 小和靖 | Powered by LOFTER